2010 从心出发

  今天动笔写到「2010」的时候,感到异常不适应,这就好像我们每升一个年级时总要在开学初写错年级、班级好多次一样吧。2010 年,新的年份,新的起点,我们又出发。
  边看电视上回放的庆祝新年活动,脑子里断断续续地想起了许多 2009 年的片段,看来是要对 2009 年作一个小结了。2009 年是怎么开始的我已经不记得了,只知道是在这年的第一场,也是最后一场飞雪中离去的。   

2009 · 悦事

  「喜悦」,似乎很难形容平时的学习与生活。在学校里,每天三点一线:寝室——教室——食堂,真得很难说能有什么悦事。那么,也许在苦中寻乐的过程也是一种悦事吧。
  5 月,春末。学校组织的「五月放歌」班级集体歌唱比赛是我们在高一阶段的最后一次集体活动。五月(其实已经快六月了)的天空下,一群 16 周岁的少年围坐草坪,放声高歌。比赛,自然有好有坏。凭借一支改编歌曲《浦中欢迎你》博得了评委老师的青睐,我们毫无悬念地夺得了第一(巧的是,前四名均被四楼的四个班级夺走)。那天,我们的脸上满是笑容,为 101 最后的集体活动庆功。比赛后,身着白色T恤的我们,在草坪上、在教室里拍集体照。有人说,还有一个月呢,为什么这么早拍;这时一位同学说:「因为下面的一个月是给我们拼的。」不错,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在战斗,为了期末的联考。
  11 月,初冬。浦江中学迎来建校 70 周年华诞。那天,校园里彩旗飘扬、红灯高挂,四方宾朋咸来道贺。这是浦中之一大乐事,我等也借诸多庆祝活动同乐。
  12 月,得金华市文科知识竞赛三等奖,亦为一乐。   

2009 · 选择

  2009 年值得细细品味的似乎不像 2008 年那样多,不过对我而言,文理分科大概是最重要的吧。
说实话,在拿到分科志愿表之前,似乎一点儿也没有考虑是选文还是理。心里想着:再说再说,等拿到分科志愿表了再考虑也不迟。这种心理似乎有点像小学课文《寒号鸟》里的主角——寒号鸟那种得过且过的心态。可是当我真真切切地「触摸到」分科志愿表时,我意识到,逃避这个选择题是不可能的。想想看,文理就像一面旗帜,正如江泽民主席说的:「旗帜问题至关紧要,旗帜就是方向。」选文或选理,这决定着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,马虎不得。
  还记得是 5 月 1 日上午吧,我和爸妈认真地谈了这事儿。老爸老妈很民主:让我自己选择。他们并不过多干涉,只是提供了一些参考意见。选文选理,再难也要选,我翻看自己高一以来的历次月考成绩,发现自己更倾向于文科,理由有二:一是对政史地更有兴趣;二是虽然自己能把理化学好,但要花大力气,会学得很累。就这样,我郑重地在文理分科志愿表上填上了「文科」二字。
  不会忘记 2009 年 5 月 1 号,我选择文科的日子;也不会忘记即将到来的 2010 年 1 月 13 日——物理化学会考日——永远告别理化的日子。   

2010

  昨晚,看央视纪录片《大国崛起》。看着看着困了就靠着枕头睡着了,这本世纪初头十年最后一夜,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去了。好吧,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吧。
  这十年占据了目前生命里近一半的时间;这十年间长大了、长高了,从一个小孩子长到今天这个样子。2009 年我高二了,2010 年我即将高三。这是一个质的飞跃,更是一个全新的展望。
  2010 年是一个新的开始,一个别样的启程。2010 年我要做的有很多很多,我要坚强勇敢地过好每一天。2010 年,不畏惧失败,更不向失败妥协,因为——梦在,心在!我将从心出发。


2010 年 1 月 1 日晚

赞赏一下吧~ 还可以关注公众号订阅最新内容

0%